议电子签名的法律效力


随着电子商务的不断发展,在电子商务领域电子签名应运而生,而电子签名的法律效力如何, 比照国外相关立法我国电 子签名立法尚有缺陷,当前电子签名立法模式亟需规范和明确。

        随着信息技术, 特别是网络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 一种与传统交易形态截然不同、通过国际互联网进行交易的电子商务应运而生。在电子商务中, 往往有很多文件、命令、条约、协议、合同等需要签署, 以便在法律上能够认证、核准、生效。由于在电子商务中各方不存在有形的或书面形式的文件 , 一般以电子文档方式确认交易过程, 因而传统形式正逐渐为无纸化形式所替代。电子签名所带来的对传统的手书签名或印章的方式签名的变革将会为人们从事电子商务活动提供方便、快捷、安全的手段。


一、电子签名的定义及特点

 

        电子签名 , 是现代认证技术的泛称 , 美国《 统一电子交易法》规定“, 电子签名 ”泛 指“ 与电子记录相联的或在逻辑上相联的电子声音、符号或程序 , 而该电子声音、符号或程序是某人为签署电子记录的目的而签订或采用的 ”; 联合国《 电子商务示范法》中规定, 电子签名是包含、附加在某一数据电文内,或逻辑上与某一数据电文相联系的电子形式的数据, 它能被用来证实与此数据电文有关的签名人的身份, 并表明该签名人认可该数据电文所载信息。从上述定义来看, 凡是能在电子通讯中, 起到证明当事人的身份、证明当事人对文件内容的认可的电子技术手段, 都可被称为电子签名。电子签名即现代认证技术的一般性概念, 它是电子商务安全的重要保障手段。电子签名的特点主要有: (1)身份认证: 收方通过发方的电子签名才能够确认发方的确切身份, 但无法伪造。(2)保密: 双方的通信内容高度保密, 第三方无从知晓。(3)完整性: 通信的内容无法被篡改。(4)不可抵赖: 发方一旦将电子签字的信息发出, 就不能再否认。


 

二、电子签名的价值

 

 

        据了解 , 目前我国已经有 30 多家认证机构 , 发放的数字证书也已经达到 50 多万份 , 但由于没有电子签章的相关法规, 这些活动和文件缺乏最基本的法律保障。例如, 我国《 票据法》第 7 条规定“: 票据上的签章 , 为签名、盖章或者签名加盖章。法人和其他使用票据的单位在票据上的签章, 为该法人或者该单位的盖章加其法定代表人或者其授权的代理人的签章。在票据上的签名, 应当为该当事人的本名。”由此可见, 我国现行的《 票据法》并不承认经过电子签名的非纸质的电子票据的支付和结算方式。在合同法建议草案第 28 条第(2)款中,规定“ 签字”指“ 当事人及其授权代表人的亲笔签名 , 或者在运用机器如电脑的情况下, 能识别信息传递的合理方法”。但该款规定在《 合同法》正式文本中未被采纳。可见, 我国的现有立法中签名的概念还没有能够涵盖“ 电子签名”这一范畴。而我国《 合同法》避开了电子签名问题 , 提出了另一个办法 , 即“ 签订确认书”。这实际上是绕开了必须有确定身份的“ 电子签名”问题, 签订确认书并不能使电子合同完成签字人或依赖方认证的要求, 电子合同也根本无法摆脱手书签名法律的束缚。

 

        目前, 国际社会已越来越多地接受电子签名的可行性, 让我们来看一下, 世界其他国家和主要国际组织在电子签名问题上的相关立法。《 联合国贸易法委员会电子商贸示范法》第7条规定了签字的问题“: 如法律要求有一个人签字, 则对于一项数据电文而言 , 倘若情况如下 , 即满足了该项要求 : (1)使用了一种方法, 鉴定了该人的身份, 并且表明该人认可了数据电文内含的信息; (2)从所有各种情况看来, 包括根据任何相关协议, 所用方法是可靠的, 对生成或传递数据电文的目的来说也是适当的。”在《 联合国贸易法委员会电子商贸示范法》的立法过程中, 已经考虑到电子签名与传统手书签名的并存问题 ,而对电子签名的地位给予了肯定。在美国 , 2000 年末批准通过的《 电子签名法案》允许消费者和商业企业使用电子签名填写支票、贷款抵押服务以及商业买卖合同。它几乎涵盖了所有传统签名应用的范围。但仍然有一些场合不能使用电子签名 , 如有关订立和签署遗嘱、遗嘱修改或遗嘱信托 ; 取消功用设施服务、健康保险或福利、人寿保险福利的通知等 。美国各州也做出一些自己的规定。加利福尼亚就规定房地产买卖需要书面合同将不适用电子签名。联合国 1996 年颁布的《 电子商务示范法》第五条规定“: 不得仅仅以某项信息采用数据电文形式为理由而否定其法律效力、有效性和可执行性。”电子记录的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是有关身份认证的问题, 亦即电子签名。由此应明确规定电子签名的合法地位, 即“: 任何采用字符、字母和数字等形式的签名, 只要使用有效的技术条件, 按照电子签名的程序所成立的即具有法律效力。”电子商务是在信息网络的基础上进行的全球一体化的经济活动, 因此必须高度重视电子商务立法与国际电子商务立法的协调。 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起草的电子签名示范法, 是经过各国的国际法律专家集体讨论制定的, 某种程度上起到了统一国际电子签名的立法作用。我国在提出电子签名法律解决办法时, 应当尽量与联合国国际贸易法的示范法保持一致, 这有利于我国立法与国际接轨, 也有利于我国的商务活动与世界接轨。


三、电子签名的法律地位

 

        电子交易的安全依赖于技术上的安全措施, 如电子签名技术, 以确认使用人的身份, 确保信息保密及完整无缺, 保障已进行的交易不被推翻。但是, 电子签名技术在法律上的地位却不明确。 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 电子签名的使用越来越多,其法律问题就显得日益突出。如果电子签名法律问题不解决,交易安全就最终得不到保障, 实际上电子商务就不具有实际意义。 这也正是电子签名问题成为电子商务中的重要的技术与法律问题的原因所在。 因此, 电子签名就需要人们对其 “ 签名”功能赋予合法的法律地位。联合国 《电子商务示范法》对电子记录的法律问题提出了一揽子解决方案, 分别就数据电文的法律承认、书面性、签名、原件、证据性、留存等做出了原则性的规定。 该法还提出了许多有先见性的法律原则, 例如: 不歧视原则、功能等同原则、当事人自治原则等, 使人们能够接受电子签名与传统的手书签名具有同样的合法性。当然, 传统签名与电子签名之间存在差异是不可避免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二者之间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只要电子签名能够实现与传统签名相同的一些基本功能, 就可能替代后者而得到广泛应用。 电子签名与传统签名的相通性也就在于都能完成一些共同的功能。我国的电子商务并不发达, 因此法律应采取积极的促进措施, 尤其应明确市场上通用的电子签名技术 ( 如数字签名)的法律效力。 我国的立法框架应以联合国电子商务示范法和新加坡电子交易法为基础, 综合其他立法的优点, 整合出自己的电子签名规范模式。

 

        首先, 从两个方面规定法律对所有电子签名技术开放。

         ( 1) 模仿新加坡、联合国电子签名示范法的做法, 开放电子签名的定义, 采用广义的概念, 使其不仅包括密码技术, 还应包括任何意图认证电子文件的技术 ( 甚至可能是不产生签名的技术, 如 DNA 对比技术) 。

         ( 2) 采用标准语言规定法律认可的电子签名要件, 使法律要求中立化, 不特指某种技术, 可以联合国电子签名示范法第 6 条第 3 款的规定为参照。这样, 使法律平等对待任何电子签名技术。


        其次, 法律应采取积极的做法, 为电子商务提供明确性。具体措施是规定一个可操作的安全标准, 赋予 ( 一些市场上通用的、成熟的) 符合安全标准的电子签名技术以合法性, 但不应再使用诸如“ 安全”“ 高级”“ 强化”之类概念来界定电子签名。 可参照联合国电子签名示范法第 6 条第 3 款和新加坡电子交易法第 17 条的规定。

        再次, 进一步为电子交易提供确定性和可预测性, 法律可将部分立法权授予某个机关或个人, 由其代行部分立法权。即法律授权成立或指定一个适当的机关或个人, 由其认定哪些电子签名技术是可以获得法律认可的。 如联合国电子签名示范法第 7 条第 1 款的规定和美国加里福利亚州数字签名法规的规定, 后者规定由州务卿审查电子签名技术是否可以获得认可。 某些法律规定立法者或某个机关事后应根据情况的发展, 对法律的实施情况进行审查, 并向立法机关提交报告或建议法律的议案, 即某些立法中的两步走的策略, 如香港电子交易条例的规定。 而联合国电子签名示范法通过立法的形式将其制度化, 增强了法律的灵活性和适应性。

        最后, 可以借鉴新加坡电子交易法第 6 部分的规定, 明确指明数字签名只要具备一定条件, 法律就承认其法律效力。这可以进一步明确市场上通行的数字签名技术的法律地位, 使民众提升对现行电子商务的信心, 促进电子商务的发展。



 


 



分享到